宝珀合作伙伴 劳伦 · 巴列斯塔荣膺 “地球环境” 年度 野外摄影师 大

Share
自 自 2013  年起, 在劳伦·巴列斯塔 (Laurent Ballesta ) 领导的腔棘鱼 探险研究项目 中,宝珀一直 充当着该项目及 巴列斯塔 本人的 主要合作伙伴。 在“腔棘鱼 探险研究第三辑 —
— 南极洲! (Gombessa III –Antarctica! ) ”科考远征中 ,劳伦 用摄影 图片 首次向世人展 示了 一座冰山的全部水下部分 ,并以此夺得了“地球环境”类年度 野外摄影师 大 奖

 

“年度野外摄影师奖”是目前世界范围内创办时间最长、声誉最高的自然摄影竞赛,至今已有53年历史。该赛事由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组织举办,旨在通过摄影作品挑战人们对自然世界的现有认知,促进野生生物的保护和持续生存发展。其中,“地球环境”类摄影作品则集中展示地球上各种宏伟广阔、震撼人心的地形地貌,其形成过程中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或是自成一景的纯粹的荒原风貌。
 
劳伦·巴列斯塔的冰山的摄影作品完美地诠释了这个主题。这是他在冰天雪地的极地海洋中持续数小时潜水作业的成果。宝珀坚信,要实现全球海洋保护的目标,强化公众环保意识至关重要。因此,劳伦获得此项荣誉实至名归,令人欣慰。这既是对劳伦摄影才能的肯定,也是对他在腔棘鱼探险研究项目中异常艰苦付出的回报。

劳伦 ·巴列斯塔与 腔棘鱼 探险研究项目

劳伦·巴列斯塔,海洋科学家,杰出的水下摄影师。他是最先使用新式潜水设备的潜水员之一。得益于宝珀的支持,劳伦在腔棘鱼探险研究项目中充分发挥出了他的卓越才能。对于海洋水下生态系统,人类至今知之甚少。腔棘鱼探险研究项目旨在提高公众对于海洋生态系统的认识,到目前为止,该项目已经进行了四次科考探险活动。
 
第三次“腔棘鱼探险研究”项目中,宝珀和劳伦·巴列斯塔远赴南极,完成了一系列开创性的调查、潜水、摄影任务。纪录片《帝企鹅日记(The March of the Penguins)》的制片人、导演吕克·雅克(Luc Jacquet)也参与了此次科考活动。水下技术人员团队第一次得以潜入南极地区的冰海之中,发布首批南极深海生态系统的自然风光摄影照片。在多个科研机构的要求下,劳伦率领的科考团队参与到深海动物名录的创建工作中,并将所拍摄的全部照片提供给科研人员,用于科技类刊物的出版。
 
宝珀心系海洋
自1735年创立以来,宝珀一直秉承着坚定的开创精神。正是在这种精神引领下,宝珀与潜水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世界首枚现代潜水腕表宝珀五十噚于1953年正式投产上市。此后的六十年多间,宝珀致力于海洋的科学探索与保护工作,这已成为品牌的历史传统。
宝珀坚信,公众对于环境保护工作的支持是建立在认知的基础上的。为此,宝珀通过支持重大科考项目、海洋探险活动、海底摄影、环保论坛、公共展览、主流刊物和专门网站,努力提高公众的海洋意识。
2014年,宝珀将参与支持的所有海洋探索与保护项目汇聚到“心系海洋”公益项目的名下。从那以后,宝珀出资支持了11次远征探险活动,并为多部获奖记录影片的制作、系列展览的举办,以及相关出版物的发行提供支持。尤令宝珀感到自豪的是,全球海洋保护区总面积新增了四百万平方公里,相较之前翻了一倍,这其中包含了品牌的不懈努力。

www.blancpain-ocean-commitment.com

劳伦·巴列斯塔《 一角之下的 冰山》 摄影作品 背后的故事

“南纬50度附近波涛汹涌的海域已经在我们身后远去,星盘号驶过平静、开阔的冰间湖,离南极洲越来越近。我们并不是海洋上唯一的漂流者,巨大的冰块穿破平滑的水面,高耸入半空。说真的,那情景只有看过的人才明白,一般人怎么可能相信山会浮在水面上呢?法国迪蒙·迪维尔(Dumont d’Urville)科学考察站几公里远处,有人标出了通
往阿黛利地(Adelie Land)的入口……我们静静地驶过冰山,感觉人就像是65米长的船上的斑点一样渺小。同时不停地提醒自己,我们所见的只占它们体积的10%。这些巨大冰块大部分都隐藏在水面下。
网上流传着大量的“假冰山”,计算机合成的照片和杜撰的说辞屡见不鲜。但是,从没有人真正见到过完整的冰山,更别说把它拍下来了。极差的能见度、无边的黑暗、刺骨的海水……无数的困难淹没了冰山的秘密。这些硕大冰块的水下容颜依旧不为人知。十一天的艰难行进之后,我不禁突发奇想:人有没有可能同时目睹整座冰山呢?
这个想法迅速得到了呼应。我们已经花了三周时间潜水考察,每晚结束的时候都筋疲力竭。今天,我们潜水的时候发现了一座球形的冰山,周长大约200米,漂浮在海面上。它被冰川阻隔,完全静止,所以不必担心它漂走或者突然翻转。它被水流磨得非常光滑,像是一颗巨大的卵石。我和同伴分享了我的作战方略。他们虽然有些不明所以,不过还是对这个新点子表示全力支持。这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,但值得一试。第二天,我们沿着冰川的斜坡潜了下去。到了海底,我们立刻实施计划:升降索沉到了海床上,成卷的浮标浮在水面上。这样,我们就建立了一个覆盖各个水深的巨大网格,目的是在距离冰山相同距离的地方拍摄约一百张照片。
几个小时以后,我们拖着冻僵的脚趾坐在电脑前。计算机正飞速处理着一系列的照片。在水下,没有人能够看见整座冰山。从近处看,它延伸出了我们的视野;而从远处看,它又隐没在了海水构成的迷雾中。尽管如此,几分钟的等待之后,冰山的真面目还是出现在了屏幕上,第一次被人类窥见了全貌。梦想过千百遍的画面终于变成了现实。罗曼·加里(Romain Gary)的一句话出现在我的脑海:‘事物的开端若不是凭空想象,它就没有存在的价值。否则,大海不过是一汪咸水罢了。’”
 
附:年度野外摄影师奖简介
“年度野外摄影师大奖赛”着重展示生物的多样性、演化和起源,旨在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自然。比赛遵从野外摄影行业道德规范,即倡导对自然世界的忠实表现,反对过度的数字操作处理,摄影作品真实可靠,整幅作品展现对野生动物和它们生活的自然环境的尊重。每年,相关系列展览的首站设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,接着在英国及世界其他国家的60多个城市进行巡展。